<address id="zxptz"><listing id="zxptz"><listing id="zxptz"></listing></listing></address><noframes id="zxptz">

<address id="zxptz"><form id="zxptz"><listing id="zxptz"></listing></form></address>

    <address id="zxptz"></address>

    <noframes id="zxptz"><form id="zxptz"></form>

        當前位置: 首頁>>搪瓷史記
        搪瓷史記
        ?
        改革開放40年:新舊更迭的漫漫搪瓷路(一)
        更新時間:2018-08-16    |     來源:中國搪瓷工業協會

        改革開放40年:新舊更迭的漫漫搪瓷路(一)

        《消費日報》記者采訪中國搪瓷工業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張鳴和原上海久新搪瓷廠廠長謝黨偉(一)


        2002年922日,時任上海久新搪瓷廠廠長的謝黨偉,親手將工廠最后一件搪瓷產品從爐窯中小心翼翼地取下,打包送上了即將銷往美國的集裝箱。他試圖呼喚昔日廠里的工人一起完成久新搪瓷廠的最后一件作品,但所有聲音都在這一天顯得蒼白無力,回應他的是與久新搪瓷廠一起消失的工人們對搪瓷行業曾經抱有的希望。


        至此,中國搪瓷行業在經歷了改革開放后的十年繁榮與十年消沉后,“舊搪瓷”隨著中國消費者生活方式的變化,從此只存在于人們過去的記憶里。但是也為中國搪瓷行業實現全面的產品結構調整、產業升級和技術進步提供了契機。搪瓷制品在21世紀初的20年里,逐漸完成從傳統的日用搪瓷產品到新型搪瓷材料制品的轉型。


        春風拂滿搪瓷業

        日用搪瓷暢銷海內外

        1978年,還在上海久新搪瓷廠當工人的謝黨偉,參加了上海團市委組織的輕工能手比賽,拿了第一名,當時他收到的獎勵是一款26cm的牡丹花底白釉搪瓷盆,之后謝黨偉的噴花搪瓷作品陳列在了上海市人民廣場武勝路46路的終點站櫥窗。這一年謝黨偉第一次意識到,日用搪瓷所具備的藝術美。

        事實上,中國人使用搪瓷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00年前。而中國搪瓷行業實現蓬勃發展卻是在新中國成立以后。改革開放讓搪瓷在80年代成為中國人家家戶戶必備的日用產品,從臉盆到口杯,再從食籃到食器。上海作為中國搪瓷發展的起始點,在全國像謝黨偉所在的久新搪瓷廠一樣的近百家國營企業,為推動當時的日用搪瓷從城市走向鄉鎮,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謝黨偉回憶起那段時間,對國畫家穆益林為久新搪瓷廠設計的一套主題為“萬紫千紅”“花好月圓”“芙蓉牡丹”“金錢牡丹”“老壽星”等系列產品記憶猶新。這些產品在當時不但滿足了老百姓在日常用品上的需要,豐富多彩的款式設計還實現了南北方消費者的精神需求。“北方人喜歡大紅色的,他們就會配套買‘萬紫千紅’的臉盆、痰盂、杯子。南方人喜歡素雅一些的,就會買‘桂林山水’雅致一些的產品。”


        此時,結婚時買搪瓷的配套產品:兩個臉盆,兩個痰盂,兩個口杯成為當時的流行。盡管這一套的價格為122塊人民幣,相當于普通工人三個月的工資,但也難以抵擋搪瓷產品在80年代成為年輕人婚嫁必備品的腳步。


        而搪瓷不止在上海這樣的城市風靡一時,隨著計劃經濟時代國營企業“統購統銷”模式的逐漸打破,市場經濟帶來的“自產自銷”促進了國營搪瓷企業在競爭壓力下,深入各個鄉鎮農村市場進行銷售,一時間搪瓷銷量進一步增加。根據相關資料顯示,當時的搪瓷制品年產量達到17萬噸,年利潤總額達1個億,做到了全國上下家家戶戶用搪瓷的局面。


        除此之外,搪瓷制品不僅滿足了國內廣大人民群眾的生活需求,耐酸耐堿,綠色環保的特點讓搪瓷一直在國外備受青睞。上海、浙江、天津、北京、西安等城市制作的搪瓷產品,還大量出口歐美、東亞、非洲等地區的不同國家,為中國攢取外匯。謝黨偉回憶,“我們國家的搪瓷行業在那個時代走在了前面,當時上海每100個出口的集裝箱里,就有一個就裝滿了搪瓷產品。”



        國營搪瓷廠退出歷史舞臺


        到了90年代,已經擔任上海久新搪瓷廠廠長的謝黨偉,從未想過搪瓷行業的命運會有急轉直下的一天。


        這個時代的電視上播放著家喻戶曉的古裝劇,說著你儂我儂的動人臺詞;大街小巷都循環著香港和內地歌手最熱門的流行音樂;人們的服飾為趕時髦充滿了生機勃勃的活力;家庭主婦的灶臺和洗碗池也換成了光滑的大理石和不銹鋼;房地產金融與互聯網的發展勢頭都突飛猛進。但是國營搪瓷廠卻顯得與這個時代格格不入,虧損日漸增多,因產業結構調整而持續關停的搪瓷工廠,成了謝黨偉在那幾年聽到的最心酸,又最平常的事情。


        直到2002922日,上海最后一家國有搪瓷工廠,上海久新搪瓷廠正式關閉。謝黨偉體會到了時代車輪滾滾向前,個體卻無能為力的挫敗感。“2500多個工人沒有了希望,我也沒有了希望。那也是我做搪瓷最悲慘的一天。”事實上,國有企業呈現一片頹勢早有端倪,也是搪瓷市場多年來不合理的價格競爭所導致的必然結果。


        中國搪瓷工業協會的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張鳴回憶道,不合理競爭、劣質搪瓷充斥市場、新材料的涌入以及消費者日漸提升的生活水平等幾大原因,最終導致國營搪瓷工廠的轉變和日用搪瓷在消費者生活上的消失。“一方面,國營搪瓷企業的繁榮帶動了民營搪瓷企業的發展,為了占領市場,一些銷往農村鄉鎮的產品價格非常低廉,導致粗制濫造現象嚴重。另一方面國有企業包袱過重,管理也日漸下降,產品合格率大不如前,生產還在求量不求質,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除此之外,塑料、鋁制品、不銹鋼等新的材料出現,跟搪瓷產生競爭,導致搪瓷全行業都虧損不斷。”


        張鳴說道,從1993年起搪瓷行業虧損達到了300多萬,之后的每一年虧損都只增不減,直到2005年國營搪瓷廠除一家外全部改制或消失。


        謝黨偉在談到上海久新搪瓷廠的最后幾年,充滿懊悔之心。“過去民營企業在產品質量上沒有嚴格要求,比如一個臉盆,我們用0.3mm的鐵皮,他們用0.19mm的鐵皮,價格更便宜。導致為了競爭,市場上最后都是一些粗制濫造的搪瓷產品,我們卻一味的追求數量而忽略了質量的把關。”


        在謝黨偉18歲剛進入上海久新搪瓷廠學習噴花時,他的媽媽曾教導他“多干活,報黨恩,力氣用完了,睡一覺又會來的。”這樣淳樸、實事求是的教誨謝黨偉銘記了數十年,但是在行業整體呈頹廢破敗之時,無論他一天能夠噴花420個,還是240個,憑借一己之力都無法改變國營搪瓷廠關停的局面。


        而那些消費者記憶里印著牡丹花底的臉盆,承載幾代人回憶的搪瓷器皿,從大眾的生活里便逐漸消失了。


        新興生活方式帶來機遇

        搪瓷材料制品“嶄露頭角”


        老子曾說,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盡管隨著國營搪瓷企業的相繼關停,搪瓷行業進入了多年的低迷期。但是,房地產的開發與消費者不斷提升的消費水平,卻帶動了一部分新型搪瓷材料制品的出現。在“十一五”至“十二五”期間,搪瓷行業更是實現了跨越式發展。


        張鳴表示,房地產的開發帶動了國內家電、建筑裝修的改進和創新。自2005年以后,國內開始效仿國外將搪瓷作為材料制品運用在其他產品上。電熱水器、電烤箱、微波爐的內膽陸續將不銹鋼換成搪瓷,而作為高端建筑材料的搪瓷板,在地鐵站甚至建筑的裝修上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如2017年引起關注的港珠澳大橋,海底隧道的隧道管節便使用了搪瓷板。不止如此,火電廠脫硫脫硝裝置的傳熱搪瓷波紋板、污水處理池、沼氣罐以及化工、食品、醫藥生產用的反應釜等,都能見到搪瓷材料的身影。這都得益于搪瓷耐腐蝕、耐熱、耐磨、導熱性能好、易清潔、環保衛生的優勢。


        除此之外,在消費升級的背景下,日用搪瓷的內銷也漸有回暖趨勢。與過去日用搪瓷給消費者帶來的廉價感不同,鑄鐵搪瓷產品,即鑄鐵琺瑯鍋開始作為中高檔的烹飪廚具進入年輕人的視野,這些動輒上千元的定價,也抵擋不住年輕消費者的購買熱情。


        談到搪瓷產品結構的成功調整,張鳴表示得益于搪瓷迎來了正確的時間節點。“如今電熱水器、電烤箱、微波率的普及率遠遠高過90年代,市場需求決定搪瓷行業的轉變。那個年代即便做出了搪瓷板,也不知道該怎么應用,即便知道怎么應用,也沒有市場。現在工藝技術都在進步,生產線都是智能化,老百姓消費水平也在提升。”

        “新搪瓷”正在從各個領域進入消費者的生活,曾經因國營搪瓷廠關停而受到挫敗的謝黨偉,也一直致力于將日用搪瓷回歸到老百姓的生活上。如今,謝黨偉的兒子建立“玖申”品牌,不但延續了父親謝黨偉在久新搪瓷廠多年來專注的“搪瓷精神”,而且將搪瓷產品融入現代文化和藝術的元素。


        目前,搪瓷行業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磨煉與發展,已形成日用、家電配套、工業環保類、衛生潔具類、廚房類、燒烤類、工業反應罐類、電子及醫療用品類搪瓷制品以及搪瓷瓷釉十大系列產品種類。同時搪瓷產量居世界第一,出口量居世界第一,經濟效益逐年上升。而搪瓷行業延續至今,與謝黨偉這些對搪瓷行業執著、堅持、死磕的“搪瓷匠人”更脫不開聯系。


        如今,63歲的謝黨偉在上海建造了一座搪瓷藏品超過2600件的“中國百年搪瓷展覽館”,將中國歷史悠久、卻充滿波折的搪瓷文化傳揚給從全球各地來參觀的觀眾。謝黨偉表示,搪瓷是中國百姓的情懷,也是搪瓷人自己的情懷。“我已經63歲了,40多年的搪瓷生涯,為民族工業也好,為百年搪瓷也好,最后做一個情懷的詮釋,來實現我四十多年的搪瓷夢,讓更好的中國搪瓷,有更多人知道。”

        福布斯彩票